努力向上爬的捷子

征服者被被征服者所征服 認真做事,坦蕩為人。

第四十二章 小郑


一行人进了大使馆,楚怜棠约了楚怜生晚上在酒店顶层吃晚饭。

 

郑则陪着楚怜生和秦琼去了,结果被拦在了大门口。楚怜棠见过郑则,楚怜生有些怕郑则被认出来,于是说:

 

“小郑,不许跟进来。”

 

楚怜生看向这人,回眸眯了桃眼,语气略带强硬。

 

郑则听他这句话就来气,碍于身份才没发作。单这不准带保镖进入就很可疑,万一这是场鸿门宴,他还能做生吃猪肉的樊哙不成。

 

“岛主,请您准许我同行。”

 

众目睽睽下,郑则分毫不让,楚怜生微微叹了口气,依郑则的性格他要是不答应,这人指不定干出什么事儿来。

 

楚怜生转头对拦住郑则的人说:

“我要把这人带进去,问问你家主子。”

 

毕竟在别人家的地盘,又是来谈生意的,还是得客气一点。

 

对方捂着耳朵里的耳机,交流了一阵,对郑则说:

“请您交出身上的武器。”

 

郑则后退一步,从黑西装裤腰里,掏出一把格洛克17。放在铺着锦缎的托盘上。

 

楚怜生愣了一下,郑则配枪一直是FN57,比起小巧轻便的枪,郑则更喜欢高射速威力强大的枪。

 

没给他时间多想,过了安检便进来了。

 

楚怜棠穿了一身大红色的高开衩连衣裙,起身迎接楚怜生一行人。

 

楚怜生和她寒暄了几句。

 

“哥,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先生,Louis。”

 

楚怜生打量了一下眼前的中年男人,约莫四十岁上下,标准的M国人长相,高鼻梁、蓝眼睛、棕黄色的头发。

 

楚怜生忽然想起小时候的事,楚怜棠知道要嫁给比自己大近二十岁的人,不想嫁,一直哭闹求他给父亲求情。定了一下,现在却现在却站在他对面,骄傲的讲这是我先生:

 

“你好。”

 

“你好。”

楚怜生听他蹩脚的中文,询问的看了一眼楚怜棠。

 

“哦,路的中文不太好,日常交流可以,复杂的不行。”

 

楚怜生拉着秦琼落座,心道这生意恐怕还是和她妹妹谈,他们夫妇感情倒是和睦,Louis竟然这么信任他这个妻子,如此重要的事都没带个翻译。

 

郑则跟在他们两个后面,站在距离楚怜生半你的位置,环顾周围,近百平的顶层平台,周围是一圈防弹玻璃玻璃,可以看见半个L市的夜景。

 

这地方打起架来不好躲,郑则心想。

 

“哥不给我介绍一下这位小兄弟吗?”

 

楚怜生愣了一下,忘了秦琼和楚怜棠在葬礼上见过,秦琼当时还用他师父逼楚怜生,后来又在他病中见过,但都没好好介绍过他。

 

“哦,秦琼我师弟,嗯…是Z国借给我的一位年轻军官。”

 

楚怜棠明显愣了一下,没接话,气氛一下子尴尬到了极点,整个顶楼只剩下悠扬的小提琴声。

 

索性前菜上来了,打破了这尴尬的僵局。

 

前菜是番茄布拉塔,厚重的冷盘芝士,只可惜配的是番茄和蜂蜜,太甜了…腻…楚怜生心想,布拉塔配火腿才是王道。

 

垫了点肚子,才想起此行目的。

“听秦琼说你前些天来西斯汀岛看过我,他年纪小可能怠慢了你,我才想这次带他来给你赔礼。”

 

楚怜棠顿了顿手间的刀叉:

“原本也是我儿时的家,不赖秦小弟弟,是我想随便走走的。”

 

秦琼接过她话茬:

“是我的错,古堡里住了不少外人,葬礼那天想要刺杀师兄的周萌,后来也被师兄关在古堡里,师兄怪了我很久,说要是怕伤到您可怎么办。”

 

楚怜生拿红酒杯的间隙抬眸观察了一下楚怜棠。

 

“诶?那个小妮子,该关到刑堂里去,哥还是太仁慈。”

 

聊着主菜上来了,对面Louis却忽然揪着解说菜品的主厨,说酒店安排的酒不好,要跟着去酒窖取一瓶新的。

 

剩下三个人在餐桌上,主菜是经典的香煎银鳕鱼,楚怜生切鱼之际忽然觉得有人看他,抬头发现斜对角,拉小提琴的人正盯着他看…而且看的很热切…楚怜生想起郑则还在他身后,立马低头认真切菜,错觉一定是错觉。

 

但马上他的猜想就被证实了。

 

楚怜棠也回头看了一眼那小提琴演奏者,道:

“呦,《爱的礼赞》哥这首曲子可是求爱的曲子。”

 

楚怜生捏钢叉的手僵住了……莫名觉得背后阴森森的,忽然觉得屁股疼,哨声打了个冷颤

 

“…额,这曲子在西餐厅也挺常见的,没什么特别的。”

 

楚怜棠放下刀叉,笑了一下,对后面拉小提琴的小孩说:

“你过来。”

 

楚怜生才反应过来,这曲子恐怕是设计好的,郑则对外是死了,表面上他现在可是孑然一身……

 

楚怜棠这是想往他房里塞人。可是…正主还活着呀!还就站在他身后,楚怜生欲哭无泪,郑则这醋坛子,今天回去指不定要怎么折腾他了。

 

那男子放下手里的小提琴,走进餐桌,刚隔得远楚怜生没发现,这人竟是Z国人,面相生的及其柔和,骨相只能算优秀,皮相却极好,皮肤光滑白皙,楚怜生都自叹不如。

 

“夫人。”

那人张口叫楚怜棠,这一声夫人叫的秦琼都抬了头,这声音也太过幼态了,但又能听出是男声,不做作又带着一点娇嗔。

 

楚怜生轻轻叹了口气,亏得他妹妹给她找了个极品的小男孩,他不敢要呀!

 

楚怜棠撇了一眼楚怜生,问:

“你叫什么呀?”

 

“郎岳生。”

 

倒是个又志向的名字,楚怜生想,要是收回去也不错。

 

“咳……”

 

背后忽然一声咳,楚怜生鸡皮疙瘩瞬间就起来了,错开眼神不敢再看这个郎岳生。

 

不过这一切落在楚怜棠眼里都成了,因为喜欢的躲闪。

 

“哥,你了要是喜欢这个小提琴手,妹妹给你说说?”

 

楚怜生感觉背后郑则彻底要爆发了,怕他一时冲动作出什么出格的事,不行,他得防患于未然,不能再让事态发展下去了:

 

“怜棠妹妹,不好意思我想去趟卫生间。”

 

郑则理所当然的跟着他,拐进了私人的卫生间,锁上门,郑则摘掉脸上的墨镜和帽子,转身就把人按在了门板上。

 

楚怜生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他铺天盖地的吻过来:

“唔…郑则…”

 

他要憋死了……

 

半晌,郑则才松开他靠在水池上,说:

“岛主,我有点后悔。”

 

楚怜生撑着门板喘气:

“后悔什么。”

 

“后悔把自己弄‘死了’”

 

楚怜生没忍住笑了一声,这人怎么和小孩子一样。吃醋了生气,就一点理智和大局观都不剩了。

 

没来由的想逗他:

“阿则,其实当上面的确实挺爽的…”

 

郑则危险的眯了眯眼睛,转手把人按在了洗手台上:

“你再说一遍?”

 

楚怜生略感不妙,这个姿势……

“阿则,你别乱来,这门恐怕不隔音。”

 

“啪——”

楚怜生还没反应过来那,巴掌就炸开在他带伤的xx上。

 

“郑则!”

 

“你再叫,岛主,郑则死了,我是小郑你忘了吗?”

 

郑则手在他腰带上走,一副随时要解开的样子。

“岛主,日理万机,恐怕早就忘了与我的露水之情。”

 

楚怜生被他勾的魂都要跑了,郑则还是小郑,这人总知道他怕什么,喜欢什么,总能在不该动情的时候,惹得他面红耳赤,一点尊严都不剩,或许是面对郑则的他,不需要尊严。

 

“你快放开!再不回去,就要惹人怀疑了。”

 

郑则笑了笑用伤了的右手,摸他还薄肿的xx。

“岛主,扌八了衤库子,趴这里让我打20下,我就放你走,不然岛主xx不疼,就不记得你还有我个人在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抱歉久等…三次发生了点事。

留下红心♥️和蓝手


emmm,上章有人问我是不是在酝酿🔪,哈哈哈哈,你猜那~


评论(44)

热度(651)

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