努力向上爬的捷子

征服者被被征服者所征服 認真做事,坦蕩為人。

第三十九章 真想把你吊起来揍一顿

“楚怜生!你真是…你是不是碰伤口来的?”

 

郑则松开他站起来。

“阿则……”

楚怜生一把拉住郑则胳膊,不让他走。

 

郑则气中本不想理他,谁料到这人从背后搂住他的腰,颤巍巍的把脸贴在他后心。刚升起来的那点火气,一瞬间就被浇下去啊。

 

摸着楚怜生的手,从腰间拽下去。

“少来这套,你不是能耐吗?别靠着我。”

 

楚怜生不撒手,郑则拿小祖宗没办法,转身搂着他腰,把人放躺在床上。

“我去看看钱增睡了吗,你踏实呆着。”

 

楚怜生听见他说不走,只是出去找钱增还回来,才肯松开手。

“不用了…大约只是血痂裂了,随便处理一下就行。”

 

“那我不管你,你自己处理。”

 

楚怜生听出郑则生气,不敢再拱火,翻身爬起来,拖着受伤的腿一瘸一拐的从床上站起来,郑则终究看不过去,叹了口气,一手扶着他,按回了床上。

 

郑则被楚怜生拿捏得火都发不出,恨的牙根痒痒,又拿小祖宗没办法。

 

“真想把你吊起来揍一顿。”

 

郑则再回来的时候,端着家里的紧急医疗箱,酒精、碘酒、绷带、止血棉,加消炎杀菌的药膏,一套全齐全了。

 

郑则把药箱放在他面前:

“岛主,我记得你大学时期药理学全班第一。伤口自己处理没问题吧?”












 👈











“阿则……”

 

楚怜生动情了,他好久没这么失控过了,明明刚被罚完,伤都新鲜的冒着热气,他应该生气不理郑则才对。

 

楚怜生这辈子做过太多事分不出好坏,做的时候只为了达成目的,从不在意过程。他不爱惜自己,也很难爱惜别人。

除去有些事情,超出了他的预期,让他不得不去面对自己身为人类该有的情绪。比如他哥哥和周萌的死,比如阿则这次受伤。

 

楚怜生被他吻的缺氧,搂住他脖子深深的呼吸。

 

郑则忽然停下来,停在他情动的瞬间。

“早些休息吧,高一山答应给你你三毫米半导体技术,但员工培训工作和工业化,都要你下功夫。”

 

郑则今夜没搂着他睡觉,两个人躺在一张床两边,楚怜生挨打又受伤,疼的睡不着,听见郑则平稳的呼吸,想必是睡深了。

 

翻了个身,好想钻过去把这人弄醒,纠结了一会终究没舍得吵他睡觉,一个人缩在被窝里忍痛。

 

结果这一忍,忍了得有两个小时,夜里无事分心,感官被无限放大,躺着xx,侧卧腿疼,腿上结痂的地方痒得厉害又不敢挠,一时间他的世界里好像只剩下了痛痒。

 

难忍之时忽然被人从身后搂住了腰,楚怜生怔了一下,从无边无际的疼痛中逃离出来,感觉到郑则把手轻轻放在他腰间。

 

“你不是睡着了吗?”

 

“被你翻醒了。”

 

楚怜生轻笑:

“哦”

他翻身很轻,郑则睡着了打雷都不醒,这人根本就是担心他,一直没睡着,还不承认。

 

郑则搂着他,他背上湿漉漉的都是冷汗,手脚却是冰凉的,攥住他一双小手说:

“快睡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留下红心♥️和蓝手

哎…… 最近心软的很,不忍心看小孩再受委屈。


评论(145)

热度(974)

  1. 共7人收藏了此文字
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